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唐史研究,是所里的传统优势学科。建所以来,除贺昌群先生在所里领导唐史研究外,作为兼职研究员的向达、唐长孺等先生也为所里培养了许多唐史研究人才。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唐史学科汇聚了包括张泽咸、唐耕耦、宋家钰、方积六、李斌城、张弓在内的一批年富力强的唐史研究专家,陆续出版了《唐五代赋役史草》、《唐代阶级结构研究》、《唐代工商业》、《汉晋唐时期农业》、《唐代户籍法与均田制研究》、《汉唐佛寺文化史》、《黄巢起义考》、《中国农民战争史•隋唐五代十国卷》、《隋唐五代史论著目录(1900年—1981年)》、《唐五代五十二种笔记小说人名索引》等著作,编辑了《魏晋隋唐史论集》(第一、二辑),参与主编了《英藏敦煌文献》(一至十五册),为唐史研究做出了很大贡献。受时代影响,这时研究的重点是经济史和农民战争史。敦煌学研究的优势也已初步显现。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在老专家继续发挥作用的同时,一批中青年学者成了所里唐史研究的骨干,例如有谢保成、吴丽娱、黄正建、吴玉贵、辛德勇、牛来颖、杨宝玉、李锦绣、孟彦弘等。这些学者视野开阔,基本功扎实,勤奋刻苦,先后出版的专著有:《唐代财政史稿》、《唐代制度史略论稿》、《唐代衣食住行研究》、《隋唐五代社会生活史》、《中国风俗通史•隋唐五代卷》、《唐代文化》(合著)、《隋唐五代史学》、《隋唐两京丛考》、《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突厥汗国与隋唐关系史研究》、《唐礼摭遗》、《敦煌占卜文书与唐五代占卜研究》、《敦煌目录学初探》、《敦煌沧桑》、《中国隋唐五代军事史》、《中国隋唐五代政治史》、《中国隋唐五代思想史》、《资治通鉴疑年录》、《贞观政要集校》等;参与撰写了《中国封建社会经济史》、《中国盐业史》、《英国收藏敦煌汉藏文献研究》、《二十世纪唐研究》等;翻译出版有《唐代外来文明》、《中国史研究入门(合译)》等。此时唐史研究的领域有明显扩大,某些领域的研究成果站在了唐史学界的前列。
  鉴于唐史研究的重要和历史所具有较强的唐史研究力量,2003年历史所唐史学科被列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级重点学科。2008年又与宋辽金元史一起再次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级重点学科。2014年,唐史与魏晋南北朝史组成新的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室,引进新人,更壮大了唐史学科的力量。
  现在历史所唐史学科有以下特点:一是研究人员多、力量强。学科成员分散在各相关研究室,计有牛来颖、雷闻、陈丽萍、王博、刘子凡(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室)、吴玉贵、孟彦弘、刘琴丽(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室)、李锦绣(中外关系史研究室)、杨宝玉(文化史研究室)。吴丽娱和黄正建虽已退休,但仍活跃在学术研究的第一线。以上成员中含研究员8人,博导3人。二是研究领域广阔。除传统的政治、经济史外,研究触角还涉及民族、边疆、军事、社会生活、礼制风俗、宗教信仰、历史地理、婚姻、占卜、敦煌学、史学史、思想史、文书学、典籍整理等众多领域,特别在财政史、社会生活史、法制史、礼制史、古文书学、文献整理方面成就突出。三是学科的大部分成员兼治敦煌学:既用敦煌学的资料研究唐史,也用唐史知识整理敦煌资料,这就使学科成员的唐史研究具有比他人更丰厚、坚实的资料基础。中国社会科学院敦煌学研究中心主任也因此而由唐史学科负责人兼任。以上三点,在国内各高校和研究机构都是比较少见的。
  目前唐史学科成员除以上所列著作外,还出版有《中晚唐社会与政治研究》、《敦煌典籍与唐五代历史文化》(合著)、《天一阁藏明抄本天圣令校证(附唐令复原研究)》(本书获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以及第四届郭沫若中国历史学奖)、《〈天圣令〉与唐宋制度研究》(本书入选首批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终极之典:中古丧葬制度研究》、《唐书辑校》、《突厥第二汗国汉文史料编年辑考》、《敦煌吐鲁番文书与唐史研究》、《敦煌本佛教灵验记校注并研究》、《郊庙之外:隋唐国家祭祀与宗教》(本书获第六届胡绳青年学术奖)、《唐代举子科考生活研究》、《两〈唐书•后妃传〉辑补》、《归义军政权与中央关系研究——以入奏活动为中心》、《瀚海天山:唐代伊、西、庭三州军政体制研究》、《出土文献与汉唐典制研究》、《贤妃嬖宠:唐代后妃史事考》、《走进日常:唐代社会生活考论》、《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合著)、《礼与中国古代社会》(合著);编辑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敦煌学回顾与前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隋唐辽宋金元史论丛》(第一至第六辑)等。此外发表论文数百篇。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作为一个学术整体将团结研究力量,发挥研究优势,加强与所外唐史学界敦煌学学界的交流,为唐史研究以及敦煌学研究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2016年10月)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