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韩杂记(一)

                     黄正建
文章点击:
201010月下旬,有机会到韩国庆北大学访问,期间承蒙任大熙、尹在硕、李文基、河元洙、洪性鸠等先生的热情招待,转了一些地方,有些感触,凭记忆随意写下(不当不确不妥处定所难免),算是韩国一行的纪念吧。
虽然这是第二次访问韩国,但上次(1999年)只是开会,来去匆匆,没有参观任何大学或博物馆。这次不同,时间稍微富裕,因此看了一些地方
 (出行。左二赵凯、中尹在硕、右二黄正建)
去了趟首尔成均馆大学。大学有600年历史,自然是从历史上的成均馆算起,大约相当中国的明代了。进了校门,有个下马碑,上写“大小人员过此者皆下马”。当年的成均馆就在大学校内,僻静的一组建筑。听河元洙教授说,台湾专门研究隋唐教育制度和礼仪制度的高明士先生,最喜欢这一座“国子监”了。走到里面,“大成殿”的前面左右有两棵树,一棵有三枝叉,一棵有五枝叉。河教授说,这意味着“三纲五伦”,像天意似的。
(下马碑前。左康鹏、右黄正建)
韩国之所以叫“三纲五伦”而不叫“三纲五常”,我想很有可能是避讳的缘故。韩国的一些习惯用词和中国常有不同,这种不同有时反映了学术思想的不同。比如他们常说“四书三经”不说“四书五经”。三经是什么呢?是诗、书、易,没有礼和春秋。没有春秋容易理解,没有“礼”为何(实际上韩国对“礼”的引入和研究是很兴盛的)?不懂学术史,不敢发言。由此或也可看出对“易”的重视。韩国国旗使用太极图可能也是重“易”的表现之一吧。类似的还有如《四礼考证》这样的书。时间太短,我也没有去打听,为何中国的“五礼”变成了韩国的“四礼”?阙失的又是哪一“礼”呢?
还参观了成均馆大学的博物馆,除常规展览外,现正展出朝鲜前期的神道碑拓本。韩国的大学常有很好的博物馆,这一点和中国的大学不同。也参观了庆北大学的博物馆。庆北大学的博物馆有七个展室,据说藏品有4万件。以统一新罗之前的东西最多,其他还有高丽的瓷器、韩国的民俗、以及校史等。一些石佛和石塔放在场馆外面的草地上,甚至还搬迁了两个墓葬。古代的气息就这样浸润着现代校园,难怪许多毕业生身着正装,也要在石佛的前面再拍一张照片。
任大熙教授带我去了大邱市的八公山,名字和淝水之战中的“八公山”完全相同。为何叫“八公”山?任教授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为纪念八位有名的将军,另一种是说群山中有八个突出的山峰。八公山号称是“岭南第一名山”。山中有个“桐华寺”。韩国在新罗时代佛教很盛,朝鲜时代儒教大兴,佛教被打压,寺院从城市撤退,就都建到山里了。所以韩国的寺院都像是森林公园,树木茂密,水绕山清,有些(如庆州的佛国寺)为与地势相应,殿宇建筑在很高的台阶上。这在中国很少见。不过首尔的河元洙先生带我去看了几乎在首尔市中心的一座寺院。它为何建在市内呢。其实其中有很哀婉的传奇故事。这寺院本来是料亭,主人是诗人,后来主人的夫人将它捐出,成了寺院。所以它的布局完全没有寺院的样子,但其中建了许多独立的、供“坐禅”的小房子,许多信徒在其中静心坐禅。房子周围写有文字,提示游客安静,不要打扰虔诚坐禅的信徒。我和河教授参观了那夫人简单的石碑,走了禅房旁起伏的石径,谈古论今,心静如水。
 (八公山顶。左任大熙、中黄正建)
桐华寺还建有一尊“统一大佛”,是在卢泰愚总统倡议下,为祈愿南北统一而建造的。顺便说一下,庆北大学所在的大邱市,出了三位总统:朴正熙、卢泰愚,还有一位金总统(名字忘记了)。大邱市比邻的庆山市有所“岭南大学”,校园面积全韩国最大,在大学图书馆在最高层(20层)有个“朴正熙总统研究中心”,因为这所大学是朴总统时代创建的。韩国已经不用汉字了,但“统一大佛”旁所立碑上出资人的名字,还都是汉字。这或许是为了显示庄重吧。大邱市有个很好的烤牛肉店,位于“道厅”(相当于中国的省政府)旁,常有官员来此就餐。店内挂着一些官员前来光顾时拍的照片,最新的一张就是现任总统李明博在此就餐时拍的。这个餐厅也有个汉字名字,大大地写在门口:松亭。(待续)

2013-06-21 12:03:16
    
责任编辑:陈丽萍    
 

    上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