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西乌珠尔“鬼坑”又现独木棺

                     
文章点击:
鬼坑”又现独木棺

近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民族博物馆在与西乌珠尔文化站联合巡查文物遗址时在西乌珠尔"鬼坑”发现了一处疑似墓葬棺木裸露,后经局部勘探查明,在50平米区域内发现7座墓葬,其中完整4座,风沙损毁3座。墓向及排列无序,其中一座独木棺部分桦树皮残块裸露在外,结合以往出土墓葬器物、葬具、葬俗及散落陶片比对判断,应为蒙兀室韦人墓葬。

该遗址地处海拉尔河与额尔古纳河之间,即蒙古秘史记载的蒙古人起源地上游流域。“逐水草而居”,从森林走向草原的必经之路。因60年代以来不断有零星文物出土,分别在1986年,1995年进行过考古发掘。

1983年清理了三座独木棺,仰身屈肢,头向北偏东,随葬品包括小口残陶、桦木弓及桦树皮弓囊、骨弓弭、桦木马鞍、铁刀、铁箭头、蹀躞带铜牌、铜带。发掘者在地表采集到铁马镫、银耳环、陶罐、陶壶等文物。1988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对86MCXM2独木棺样品进行测年,其年代为距今1315年+/-50年,树轮矫正年代为(1250+/-55年),即7-8世纪游牧民族遗存。

以下为西乌珠而独木棺墓群历年出土的部分陶器《呼伦贝尔考古大系-陈巴尔虎旗卷》

1995年,考古工作者在这三座独木棺南侧又发现三座墓,其中两座母的桦木板棺与上此发现的独木棺墓相同,只有2号墓保存较好,墓主人仰身屈肢,头向北偏30度,头上盖有2片麻布,随葬品主要有陶罐、陶壶、木马鞍、牛皮弓囊、桦木弓、桦树皮箭囊及桦木杆箭、铁镞、陶器、铜牌饰、玛瑙和玻璃珠饰,铁马镫残片,显示了浓郁的游牧文化特征。发掘者根据出土器物初步定为辽代,在1993年召开的内蒙古东部文物工作会议上,西乌珠尔墓葬被确定为室韦遗存。有学者根据明代叶子奇《草木子》的相关记载,提出西乌珠尔独木棺属于蒙兀室韦遗迹,首次提出了族属的问题,并被学界普遍接受。

2007年,这里又发现裸露独木棺墓葬一具,旗文物部门完整运回到新成立的旗民族博物馆展览。因为在国内,西乌珠尔鬼坑是最早发现游牧民族独木棺的地方,引起考古界关注。2012年,相关研究单位在此驻地勘探,并没有查明墓葬遗迹。

西乌珠尔墓葬遗址这部分人显然比呼和诺尔岗噶墓地的人群生存年代要早,西乌珠尔墓葬出土器物中,体现出浓郁的森林民族气息,虽然走出了兴安森林,但游牧在森林的边缘。樟子松独木棺葬具、桦树弓、箭组具、马鞍组具等无不体现出森林文化印记。“南契丹,北室韦”,长期以来,室韦人与契丹人为邻,受到了显著的农耕文明的影响,如轮制陶器,青铜器和铁器,为定居后的契丹人杰作。通过贸易而获,这也是独木棺出“辽陶”的原因。只有手制夹砂陶器可能为本土制作。金银器、琉璃串珠、玛瑙珠饰也均为贸易而来。

蒙古族先民从海拉尔河下游的“额尔古涅·昆”来到海拉尔河流域游牧,在这片水草丰美的草原上,从森林民族孕育成游牧民族。长眠在西乌珠尔,岗噶的这两只部族,并没有和主脉迁徙至肯特山脉,在这片牧场安顿下了帐房,再也没有离开过呼伦贝尔。

这次发现的墓葬群,是继呼和诺尔镇岗噶遗址发现后的涉及蒙古族源的又一重大考古发现,年代上下限应在唐-辽之间。

下一步旗文物部门将加大保护力度,增加巡查力量,保护好族源圣地。

来源:陈巴尔虎旗民族博物馆,2019年12月5日


2019-01-23 12:12:52
    
责任编辑:陈丽萍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