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皇帝皇后供奉经幢构建解读

                     高玉书 秦航
文章点击:

  陕西汉唐石刻博物馆收藏一座唐代经幢构件,长方体,宽105厘米,长110厘米,高42厘米。经幢构件四面线刻供养人画像及供养人名,并刻有瑞兽、龙、狮子等纹饰。现据其上刻绘的供养人物及刻铭字义,试述经幢构件的幢主以及供养人的身份及地位,以求教诸位方家。

一、经幢构件正面(拓片1)

  右侧:皇帝跪坐于榻上,着帝王冕服。头戴冕,冕有旒、冕天河带等;面相丰满,留胡须;上着交领宽袖衣,肩左有日月;下着长袍,腰系玉带;双手置于胸前,持笏板。身后站立6人,前四人手持方盖与扇,头戴进贤冠,身着宽袖交领衬衫,下着长袍,腰系带,脚穿靴子;后二位衣着相同,头戴幞头帽,身着圆领宽袖长袍,腰系带,带上插一手卷,脚穿靴,前一位手持有柄香薰,后一位双手合十置于胸前。皇帝右前侧有男侍童站立,双手拱于胸前。

  正中:三层莲花座顶端放置四脚支架,上有一火球,两侧烟雾向上。莲花座两边各有一胁侍菩萨单腿跪于莲花上。菩萨头饰高髻花鬘冠,冠顶宝珠上烟雾升起;眉清目秀,项戴缨络与项圈,缨络下垂至腹前,悬坠圆形环饰;上身长巾披于肩上,下飘至地面。左边胁侍菩萨一手托盘于胸前,盘内有一朵莲花,身后有一侍女双手拱于胸前;右边胁侍菩萨一手置于胸前,持一莲花花蕾。

  左侧:皇后跪坐于榻上,头戴卷云纹高冠饰,两侧插簪。右侧簪为垂玉佩(珩下三串饰),左侧簪头为环饰,以珠络与冠饰顶部相连(两簪又称“两博宾”);面相丰满,身着交领宽袖衣;双手笼于袖内捧一仙桃,下有弊膝搭于榻前。皇后身后站立6位侍女:前四位面相均丰圆,头饰分别为单髻、双髻、双环髻、高花髻;身着交领宽袖衣,下着长裙,肩披长巾,腰系带,带结花下垂;脚穿靴子,双手分别持圆盖与扇;后两位(一位已残)饰高花髻,圆领长袖衣,下着长裙,肩披长巾,双手持带柄香薰。

居中款铭:大唐皇后供养 大唐皇帝供养

左端上款铭:言亡考桓元徽供养 大宝幢主清信士桓纳言供养

右上方款铭:“言母金氏供养幢主清信女言妻赵氏供养。”

  释文:(桓纳)言亡故的父亲(考:古时指父)桓元徽供养,大宝幢主清信士桓纳言供养;(桓纳)言的母亲金氏供养,幢主清信女(桓纳)言妻赵氏供养。清信士:信奉佛法的在家男信众,俗称居士;清信女:信奉佛法的在家女信众,俗称女居士。

二、经幢构建背面(拓片2):

  图正中刻一瑞兽面部:圆形大眼,粗眉毛,鬃发眉毛上扬,双角内卷,头后有火焰纹;如意形鼻,鼻下八字胡须向外飘逸;阔嘴大张,牙齿外露且上下各有一对尖利獠牙;口内两侧向外各欲腾飞出一巨龙,龙曲颈回首,巨目张嘴,吐舌,口喷云雾,通身鳞甲,前爪挥舞;二龙相向欲驾云跃升天空。图左右两侧各蹲一雄狮,狮子竖双耳,粗眉大眼,阔鼻咧嘴,鬃须怒冲;一前腿抬起,一前腿撑立,后腿曲卧。整幅图云雾缭绕,瑞兽、巨龙、雄狮威居天空,气势恢弘磅礴。

图右上方刻铭:“清信士王文命供养 清信士韩乐供养乐息运供养”;左上方刻铭:“清信士梅行楚供养 楚息表供养、表妻夏氏供养清信士梅□□供养。”

三、经幢构件右面(拓片3)

  刻供养人与供养人名。供养人线刻而成,由前至后排成一行缓步前行。以下依次描述供养人:

  1、头戴幞帽,侧转身向后与后面人交谈,留胡须,身着圆领长袖长袍,腰系带,脚蹬长靴。右手两指平举香炉,香烟袅袅上升,左手置于袖内半举至腰。

刻铭:使持节淄州诸军事行淄州刺史 上柱国白水县国男张守洁供养

  2、头戴幞帽,身着圆领长袖长袍,腰系带,脚穿长靴,与前面之人交谈。一手持长柄香炉,另一手向炉内添加香料。

刻铭:中大夫行别驾邓国公魏膺供养。

  3、戴幞头帽,留须,身着圆领长袖长袍,腰系带,脚登靴。双手置胸前,握笏板。

刻铭:朝散大夫行长史吴采芝。

  4、与前者衣着相同,仅是腰间系鱼袋下垂,留须,手握笏板。

刻铭:朝议郎行司马云昉。

  5、与前者穿着相同,留须,双手半举置于胸前。

刻铭:朝散郎行平县丞河间刘崇本供养。

  6、前者穿着相同,留须,一手置于袖内半举,另一手扶腰带,腰间插一手卷。

刻铭:文林郎守主薄范阳卢琇。

  7、与前者穿着相同,腰间插一手卷,留须,转身向后与后一人交谈,右手半举置胸前,手伸出二指,左手半举仍在袖内。

刻铭:朝散郎行尉河南卢兆祧。

  8、与前者穿着相同,敞领露胸,留须,仰首。双手抚腰带,似乎倾听前面之人谈话。

刻铭:文林郎行尉河间刘永训。

  释文:“行”意为兼职,如“朝散郎行平县丞河间刘崇本供养”,意为“朝散郎兼平县丞,河间人刘崇本供养”。

四、经幢构件左面(拓片4)

整幅图刻供养人与供养人名,供养人面向右前方。

  1、前榻上跪一男一女:男头戴幞头帽,留须,身着圆领长袖长袍,腰系带虔诚跪于榻上,双手合十于胸前;女头饰抛家髻,身着窄袖短衬,下着长裙,肩搭长巾,长巾一端裹手臂,拱手虔诚跪于榻上,两人应为夫妇。在前榻榻下有一女子跪于地上,其穿着发型跪式与榻上跪女相同,应为赵元哲二房妻程氏。

刻铭:言祖口口乐尚口口獠供养言弟纳言供养 故人赵元哲供养

哲妻李氏程氏供养。

  2、后榻跪一男一女:男头戴幞头帽,身着圆领长袖长袍,腰系带,一手置胸前,一手置腿上;女与前榻跪女穿着发型及跪式相同,二人应为夫妇。

刻铭:清信士赵元方妻衡氏供养;女小蒲(未刻像)供养。

  3、后榻之后三人均头戴幞头帽,身着圆领长袍长袖,腰系带,脚登靴,双手在袖内拱于胸前,依次站立;右边两位留八字胡须,左边一位留长须。

刻铭:清信士赵元赡供养 清信士陵思供养 清信士王处祯供养

  4、三男后面三女依次站立,均头留抛家髻,身着长袖短衫,下着长裙,肩搭长巾,其一将肩搭长巾置拱手前垂下,其二将肩搭长巾一端裹拱手。

  款铭:赡妻张氏供养时 妻桓氏国氏供养 祯妻桓氏供养 贾思赟妻赵氏供养赟息建通妻李氏供养 通息武归妻张氏通息长安息□□□……

  释文:已故赵元哲供养,赵元哲妻李氏、程氏供养;清信士赵元方(应为赵元哲之弟)妻衡氏供养,女儿小蒲供养。赵元赡(赵元哲、赵元方之弟)与张氏是夫妻;王处祯与桓氏是夫妻;陵思与桓氏、国氏是夫妇。

五、经幢构件中的人物考证

  《旧唐书·列传·卷四十一》记载:“神龙元年(705年〕正月,彦范等奉太子斩关而入……斩易之、宗昌于廊下……明日,太子即位,以功加银青光禄大夫,拜纳言、赐勋上柱国,封谯郡公,赐实封五百户。”桓彦范因辅助中宗李显取代武则天登基有功,“加银青光禄大夫,拜纳言、赐勋上柱国,”之后,《旧唐书》就以“言、纳言”特指桓彦范,如书中“易州刺史赵履温,彦范之妻兄也。彦范诛易之(张易之)后,奏言先与履温共谋其事,于是召拜司马农少卿。”此处的“言”指的就是桓彦范。据此可知,经幢构件正面居中的是皇帝唐中宗李显,皇后韦氏;右面是桓元徽,即桓彦范的父亲,而经幢的主人为桓彦范(大宝幢主清信士桓纳言);左面是桓元徽夫人金氏,桓彦范夫人赵氏。

经幢构件右面是八位大臣。

  经幢构件的左面是赵元哲,妻李氏、程氏;赵元方,妻衡氏,女儿小蒲;赵元瞻,妻张氏;陵思,妻桓氏、国氏;王处桢,妻桓氏。赵元哲、赵元方、赵元瞻应为弟兄三人。

  桓彦范以“言第、纳言”称呼赵元哲,说明二人关系非同一般,赵元哲很可能是《旧唐书》记载的彦范妻兄赵履温(元哲是字)。排在其后的供养人似与桓家人均有亲戚关系,其中有两位的妻子均为桓氏,应非偶然。

构件背面局为普通供养人。

  古时右为上,左为下,所以八位大臣在构件的右面,赵元哲等人在构件的左面。

六、结语:

  从以上经幢构件刻铭供养人的关系可知,大宝幢主为桓纳言及其妻赵氏,桓元徽、金氏是桓纳言的父母。桓纳言,原名桓彦范,后被皇帝拜为“纳言”。构件上的刻铭“大唐皇帝供养 大唐皇后供养”,这里的皇帝极有可能是唐中宗李显,皇后则为韦皇后。由于桓彦范在拥立中宗李显称帝时立下汗马功劳,所以获李显恩准,与皇帝、皇后为佛租敬奉同一经幢。如此考证成立,则此经幢构件的文史价值非同小可,不仅证实了《旧唐书》等史书中有关唐中宗李显与桓彦范(纳言)的记载,而且可知唐代皇家礼佛的礼仪规矩,是研究皇家礼仪及宗教文物的重大发现。

附:《旧唐书.列传.卷四十一》

  桓彦范,润州曲阿人也。祖法嗣,雍王府谘议参军、弘文馆学士。

  神龙元年正月,彦范与敬晖及左羽林将军李湛、李多祚、右羽林将军杨元琰、左威卫将军薛思行等,率左右羽林兵及千骑五百余人讨易之、昌宗于宫中,令李湛、李多祚就东宫迎皇太子。兵至玄武门,彦范等奉太子斩关而入,兵士大噪。时则天在迎仙宫之集仙殿。斩易之、昌宗于廓下,并就第斩其兄汴州刺史昌期、司礼少卿同休,并枭首于天津桥南。士庶见者,莫不欢叫相贺,或脔割其肉,一夕都尽。明日,太子即位,彦范以功加银青光禄大夫,拜纳言,赐勋上柱国,封谯郡公,赐实封五百户。

  皇后韦氏既雅为帝所信宠,言无不从——彦范仍赐姓韦氏,令与皇后同属籍,仍赐杂彩、锦绣、金银、鞍马等。虽外示优崇,而实夺其权也。易州刺史赵履温者,即彦范之妻兄也。彦范诛易之后,奏言先与履温共谋其事,于是召拜司农少卿。

  二年,光禄卿、驸马都尉王同皎以武三思与韦氏奸通,潜谋诛之。事泄,为三思诬构,言同皎将废皇后韦氏,彦范等通知其情。乃贬彦范为泷州司马、敬晖崖州司马、袁恕己窦州司马、崔玄白州司马、张柬之新州司马,并仍令长任,勋封并削。彦范仍复其本姓桓氏。

  注:1、《旧唐书》自中宗李显拜桓彦范为纳言(唐时谏官)之后,书中就以“言”“纳言”记述桓彦范的名字。如:“彦范诛易之后,奏言先与履温共谋其事。”(桓彦范诛杀张易之后,奏明皇上我事先与赵履温一块谋划这件事。)句中的“言”就是桓彦范自称。

  2、韦皇后赐桓彦范与自己同姓韦,足见君臣关系非同一般。

 

文章来源:《收藏界》2016年第3期。

image.php?url=0CAYwy00

image.php?url=0CAYwy01

image.php?url=0CAYwy02

image.php?url=0CAYwy03

image.php?url=0CAYwy04

image.php?url=0CAYwy05

image.php?url=0CAYwy06

image.php?url=0CAYwy07

image.php?url=0CAYwy08


2016-03-30 17:07:27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