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田德海旧藏敦煌遗书简介

                     王惠民
文章点击:

滨田德海藏敦煌遗书展览现场

滨田德海(1899—1958)为日本收藏家,1924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今东京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曾在大藏省银行局、专卖局、主税局等部门工作,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任职负责中国政策的兴亚院华中联络部调查官,活动在北京、天津等地,期间购买不少中国文物,如1924年杭州雷锋塔倒塌时发现的开宝八年(975)钱俶施印的《宝箧印陀罗尼经》(今藏日本国会图书馆),曾自编有《藏珍目录:滨田德海收集中国古代写经、写本、文书》(未刊)。敦煌文书有100多件,一部分来自于康有为、李盛铎旧藏。滨田德海去世后,收集的有关日本金融与税务方面的资料收藏在母校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滨田德海资料文库”。

滨田德海去世后,日本国会图书馆曾计划收购其藏品,事见《众议院会议情报:第037回国会议院运营委员会国书馆运营小委员会第1号》(1960年12月13日),大约出于预算方面问题,未能一次购买,购入部分经藤枝晃教授鉴定,均为赝品,于是国会图书馆终止收购,剩余部分继续由其后人收藏。藤枝晃教授与中国敦煌学界有两次大的交集: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南开大学等地讲学,坊间流传“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日本”之语,虽然有人作了更正,但南开大学、西北师范大学邀请他做敦煌学演讲,而不是邀请国内学者演讲,本身就给人留下中国没有敦煌学研究专家之感;一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鉴定日本收藏的敦煌遗书多数为赝品,而现在可以判定日本收藏的敦煌遗书多数是真品。藤枝晃教授在这两件事上都惨淡收场,令人扼腕。

日本国会图书馆收藏的敦煌遗书有40多件,施萍婷先生在《敦煌研究》1995年第4期发表《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三),共记录42件:WB32(1—19)、WB32(22—39)、WB32(43—45)、WB32(47—48),第20、21、40、41、42、46号等6件非敦煌之物,如第46号为雷峰塔所出《宝箧印陀罗尼经》),在篇末单独叙录。据该文,这批敦煌遗书部分有入藏记录,部分有“36.11.24”“37.1.16”“37.1.17”“37.1.18”“38.3.29”“38.3”等时间记录,“36.11.24”仅一件(WB32—48,叙录时称不知名佛经,72行,二纸半),似乎1961年11月试捐了这件,然后国会图书馆在1962年1月、1963年3月分两批购入。方广锠编著《滨田德海搜藏敦煌遗书》“序言”中提到,2014年底,方教授又前往国会图书馆考察了近50件写经。中国两位学者认为国会图书馆收藏的敦煌文物基本属真。

北京伍伦拍卖公司于2016年9月25日在北京举办“伍伦2016年秋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对滨田德海后人收藏的36件敦煌遗书进行了拍卖,除少数流拍外,多数被各买家拍走,北魏写经《大般涅槃经》更是拍出540万元的最高价。在这之前,拍卖公司于2016年8月30日—9月10日在首都图书馆作了预展,9月22—24日在拍卖地湖南大厦举办了三天的预展,并印制了《海外遗珍:滨田德海旧藏敦煌遗书专场》拍卖品图录,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也配合拍卖出版了方广锠编著的《滨田德海搜藏敦煌遗书》,解题更为详细,图版开本与质量也胜于拍卖品图录。

伍伦第35号《大般涅槃经》-北朝

这36件敦煌遗书中,属于北朝写经的有3件:伍伦第10号《大般涅槃经》卷一八长311厘米,首尾均缺,楷书,字佳;伍伦第20号《大智度论》卷一九长达627厘米,首缺尾全,隶楷,卷尾有“南海藏经”“陶斋鉴藏书画”藏印,为康有为旧物;伍伦第35号《大般涅槃经》卷二七长达778厘米,首缺尾全,隶楷,尾有“三佛庵主”“芰青所得至宝”“泗州杨士骢芰青鉴藏金石书画印”“隋经室主”“士骢”“师寿石斋悦目怡情之品”6方藏印。

伍伦第01号《妙法莲华经》-公元660年题记

关于这次拍卖的36件敦煌遗书的价值,方广锠先生在其编著《滨田德海搜藏敦煌遗书》一书的“序言”中有详细介绍。兹略举数件:伍伦01号《妙法莲华经卷二》,首缺尾全,存经文11行,题记4行,题记:“显庆五年(660)三月十四日,济法寺沙门重迁师奉为师僧父母、法界仓(苍)生,敬造《法华经》一部,愿以斯景福,拔济有缘,同离苦源,咸成佛道。”伍伦08号《妙法莲华经卷八》首尾俱全,长368厘米,乃为罕见的八卷本《法华经》,一般《法华经》为七卷本,卷尾题“彭法藏”三字,彭法藏之名又见于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敦煌遗书第39号《妙法莲华经卷四》,尾题:“开耀二年(682)二月上旬,清信女彭法藏敬写《法华经》一部,为法界众生受持读诵,愿见闻随喜,读诵受持,如说修行,并登佛果。”据此知伍伦08号为初唐开耀二年写经,该经有许承尧(1874—1946)“歙许芚父游陇所得”藏印,许承尧曾名芚,安徽歙县人,曾任甘肃省府秘书长、甘凉道尹、兰州道尹甘肃省政务厅长等职。

伍伦第16号《金光明经》-归义军时期

伍伦16号为长达709厘米的《金光明经》卷四,首尾完整,尾有“净土寺藏经”印。伍伦19号《天地八阳神咒经》首缺尾全,尾题“清信俗弟子瓜州行军兵马都仓曹卢安多发信抄写持诵,一心受持。”“比丘远(道?)真勘定”。背面有“德化李氏木斋合家供养经”朱印,乃李盛铎旧藏。伍伦27号包括《黄仕强传》《普贤菩萨说证明经》《证香火本因经》三种,首尾完整,是研究佛教民间信仰的重要材料,具有校勘与研究价值。伍伦36号存66行,方教授拟名《瑜伽师地论义疏》,认为与活跃于张氏归义军初期法成所著《瑜伽师地论分门记》《瑜伽师地论随听疏》的纸张、字体相同,据此推定也是法成的著述。伍伦03号《敦煌洪润乡、洪池乡百姓借贷契约》(拟)、伍伦32号《五月五日下菜人名目抄》(拟)、伍伦36v号《残地契》(拟)属于残片,对于研究敦煌社会经济也有一定价值。

伍伦第19号《天地八阳神咒经》-盛唐晚期

滨田德海收集品多数从古玩市场买得,其中有康有为、端方等人旧藏,36件敦煌遗书中有“南海藏经”“曹善祥印”“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歙许芚父游陇所得”等收藏印26种32方之多,还有一些日本人的题记,这些收藏记录是了解敦煌遗书流散的重要资料。

伍伦第32号《下菜人名目》-归义军时期

滨田德海旧藏敦煌遗书多数是真品,但由于来源复杂,可能有几件存在问题,如伍伦第07号《妙法莲华经》写本,尾题即属于伪造(“大唐武德六年三月七日佛弟子朱善智奉为七世师尊父母敬造《法华经》一部恭敬供养”),写经书法笔者也感觉不像唐代书法。

滨田德海旧藏敦煌遗书,除1995年施萍婷先生刊布日本国会图书馆藏42件外,这次是第二批较大数量的刊布,对于敦煌学研究与敦煌遗书流散研究都具有重要价值。

附:《滨田德海旧藏敦煌遗书目录》

伍伦01  《妙法莲华经卷二》

伍伦02  《妙法莲华经卷五》

伍伦03  《敦煌洪润乡、洪池乡百姓借贷契约》(拟)

伍伦04  《妙法莲华经卷六》

伍伦05  《妙法莲华经卷六》

伍伦06  《小字本妙法莲华经卷五、卷六、卷七》

伍伦07  《妙法莲华经卷七》(疑为赝品)

伍伦07v  裱补纸(佛经残片24片)

伍伦08  《妙法莲华经卷八》(八卷本)

伍伦09  《北本宫本大般涅槃经卷三一》

伍伦10  《思溪本大般涅槃经卷一八》

伍伦11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六七》

伍伦12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二八四》

伍伦13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三二八》

伍伦14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四八四》

伍伦15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五三九》

伍伦16  《金光明经卷四》

伍伦17  《金光明最胜王经卷一〇》

伍伦18  《释摩男经》

伍伦19  《天地八阳神咒经》

伍伦19v  《残佛经》(拟)

伍伦20  《大智度论卷一九》

伍伦21  《思益梵天所问经卷一》

伍伦22  《小字本思益梵天所问经卷一、卷二》

伍伦23  《圣本思益梵天所问经卷三》

伍伦24  《维摩诘经卷下》

伍伦25  《观世音经》

伍伦26  《大乘入楞伽经卷七》

伍伦27  《黄仕强传、普贤菩萨说证明经、证香火本因经卷二》

伍伦28  《劝善经》

伍伦29  《维摩诘经卷一》

伍伦30  《羯磨》

伍伦31  《和菩萨戒文》

伍伦32  《五月五日下菜人名目抄》(拟)

伍伦33  《佛名经卷一》

伍伦34  《妙法莲华经卷一》

伍伦35  《思溪本大般涅槃经卷二七》

伍伦36  《瑜伽师地论义疏》(拟)

伍伦36v 《残地契》(拟)

来源:敦煌石窟公共网


2016-10-22 21:28:48
    
责任编辑:陈丽萍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