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官文书——第四届中国古文书学研讨会

会议议程、致辞
                     本站
文章点击:

 

第四屆中國中國古文書學研討會議程


時間:20151024-25

地點:金龍潭大飯店

主辦:首都師範大學歷史學院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1024


9:00-9:40 開幕式

致辭:

劉屹(首都師範大學歷史學院)

黃正建(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敦煌學研究中心)

承志(日本追手門學院大學)


9:40-10:00 合影


10:00-12:00 第一場(主持人:楊振紅)

徐世虹:出土簡牘法律文獻的性質與類別(評議人:張忠煒)

陳穎飛:包山簡所見世族與職官探研(評議人:徐義華)

孫繼民:公文紙印本《論衡》紙背元代文書的整理與介紹(評議人:張國旺)

承志:尼布楚條約相關文書探析——以滿文界碑文書為中心(評議人:楊珍)


13:50-15:20 第二場(主持人:鄔文玲)

楊振紅:秦漢訴訟制度中的“覆”及相關問題(評議人:徐世虹)

劉曉滿:秦漢官吏稱“主”與行政責任(評議人:孫聞博)

凌文超:肩水金關漢簡罷卒名籍整理與研究——兼論漢簡中所見的庸與葆(評議人:汪桂海)


15:40-17:40 第三場(主持人:張榮強)

黃正建:唐代“官文書”辨析(評議人:劉後濱)

劉後濱、顧成瑞:從開元二年蒲昌府文書看唐代折衝府政務運行的特徵(評議人:雷聞)

雷聞:牓子在唐宋政榜運行中的作用——從P.3449+P.3864《刺史書儀》說起(評議人:馮金忠)

趙晶:“唐寶應元年六月康失芬行車傷人案卷”再考(評議人:游自勇)


1025


8:30-10:00 第四場(主持人:游自勇)

楊芹:宋代敕榜研究(評議人:李全德)

顧成瑞:宋代義門賦役除免的制度實踐——基於《餘姚開原劉氏五修宗譜》收錄宋代免役文書的分析(評議:張禕)

于磊:《休寧縣儒學教諭劉文新襲儒戶帖文》簡析(評議人:張國旺)


10:20-11:50 第五場(主持人:張禕)

特木勒:《至正條格》所錄公文書之蒙古語名物釋讀(評議人:党寶海)

張國旺:元代牒文考述(評議人:蔡春娟)

李雪梅:法律碑刻之分類及公文碑(評議人:阿風)


13:40-16:10 第六場(主持人:李雪梅)

徐義華:從文本看史學的形成(評議人:陳穎飛)

朱玫:韓國古文書的概念與分類(評議人:黃正建)

劉道勝:清末保甲編制與村族社會治理——基於光緒年間徽州三種保甲冊籍的考察(評議人:吳才茂)

吳才茂:清水江文書中的“官文書”及其效用蠡測(評議人:李娜)

阿風:徽州文書中的“信牌”(評議人:劉道勝)


16:30-17:00 閉幕式(主持人:徐義華)

總結:陳麗萍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黃正建先生致辭

 

 

 

 

 

 

 

第四届古文书学研讨会致辞

 

黄正建

 

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第四届中国古文书学研讨会今天开幕了。作为主办方之一,我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古文书研究班”,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简帛研究中心、敦煌学研究中心、徽学研究中心的众多文书研究者,对各位学者的参会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

 

自从2010年历史所“古文书研究班”开班以来,已经过去了6个年头,自从2012年我们召开第一届“古文书学研讨会”以来,也过去了四年。今年召开第四届古文书学会议,标志着“中国古文书学”学科已经初步建立,并得到广大文书研究者的赞同。会议参加者的范围越来越广,涉及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研究水平越来越高,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中国古文书学在中国是个新兴的学问,但古文书研究则是一个传统的研究领域,研究者众,成果甚多。那么,为何还要建立一个叫做“古文书学”的学问呢?我想至少有两个原因。

 

第一,近年来,出土和发现的古文书越来越多。建立古文书学的目的之一是打通断代,从先秦到明清,建立一个将古文书也只将古文书作为研究对象的学问,以此团结各断代的文书研究者。而只有通过跨断代的研究,才能使古文书在历史研究中的地位更加凸显出来,并提醒各领域学者重视古文书的作用和价值。

 

第二、古文书是一种具有显著特点的资料群。建立古文书学也是为了强调对这一原始文献的研究,并将研究的难处和特点重视起来。换句话说,古文书具有不同于传世典籍文献的种种特点,比如文书材质、格式、表述方式等等。建立古文书学,就是要将文书的这些特点凸显出来,提醒各领域学者重视古文书资料形式上的特点。而将不同断代文书的形式进行比较时,文书样式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和价值就不致淹没在个别的、与传世典籍混杂起来的一般研究之中了。

 

建立古文书学,我们当然首先要明确这一学科的研究对象、范围、方法等,如果没有这些界定,这一学科就不能成立,也将混同于其他学科;但同时,我们学科建立的初期,也不能拘泥于比较狭隘的定义,这样会束缚我们的手脚。我们可以在研究实践中不断完善我们的定义,而现在唯一可以肯定,且能得到大部分学者共识的是:古文书学以古文书为研究对象。这些古文书是以原始状态存在的,并不包括典籍在内。

 

最近我又查看了日本“古文书学会”的宗旨。他们对自己在世界范围内的古文书研究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其对古文书的认识是:古文书在日本的历史和文化研究上起着很大的作用。以历史学为主的各个领域的学者,都致力于探明古文书的形态和机能,并作为文化遗产来研究其价值和保存问题。他们认为,在人文学科急速发展的今天,古文书的研究也应该扩大研究领域,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比较研究。查看日本古文书学会会刊《古文书研究》最新一期(79号),所收文章的研究领域既包括传统的对文书纸张、印鉴、格式的研究,也包括对历史事件、文书收藏、文书研究活动的报道和研究。

 

因此我以为,只要以古文书为研究对象,或者利用古文书研究历史,都在古文书学的范围内。这从本次会议提交的论文也能看出这一点。并且,这次的会议论文中还有介绍韩国古文书研究的文章。通过组织发表这一文章,表明我们的中国古文书学研究也在有意识地与日本、韩国的古文书研究进行比较,通过比较既可以凸显中国古文书的特点,也可以凸显我们古文书研究的特征和研究的不足,从而推动国际范围内的古文书学研究深入发展。

 

如上所说,建立古文书学的目的之一,是呼吁历史学界乃至研究中国古代学问的其他学界的专家学者重视古文书在历史研究中的价值和作用,特别要使年轻学者以及历史系学生能够认识到在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时有这样一宗最原始的、最具历史价值的资料存在。这一资料就是中国古代的文书资料。这次我们和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合办古文书学研讨会,就是希望能借助大学历史学科的平台,加强学生对古文书的认识,提高他们研究古文书的兴趣,最终加入古文书研究团队,为文书研究和历史研究做出新的贡献。

 

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来宾,中国古文书学学科已经建立起来,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我们的研究实践,丰富这门新兴学科的内涵,充实这门新兴学科的成果。大家来参加这次古文书学会议,就是对这一新兴学科的支持,这是我们会议主办方要对大家深表谢意的。希望各位今后继续支持这一新兴学科的发展,并作为其中的一员贡献更丰富的研究成果,共同推动中国古文书学继续深入发展下去。

 

最后预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2015-11-08 19:06:34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