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石窟历史影像馆(二)伯希和

                     
文章点击:

  一百多年前,道士王圆箓在敦煌莫高窟的偶然发现,开启了封存千年的藏经洞,沉寂多年的敦煌,再度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20世纪初,外国探险家接踵而至,陆续踏上了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斯坦因、伯希和、奥登堡、吉川小一郎等探险家在大肆获取藏经洞中珍贵文物的同时,也拍摄了许多敦煌石窟及周边环境的照片。20世纪40年代,中国学者石璋如、摄影记者罗寄梅、英国科学家李约瑟等也对莫高窟进行了摄影记录。他们在不同的时间,记录了敦煌石窟的面貌。

  敦煌研究院网络中心特别收集和整理出一批敦煌石窟历史照片,陆续呈现给大家。我们重新审视这些发黄的老照片,仍然能感受到20世纪上半叶敦煌石窟文物流失海外的沧桑历史。

“我认为无论是从所拍摄的照片来看,还是从语言学角度来讲,我们都从千佛洞获得了人们可以希望从中得到的一切。”

——伯希和

  继斯坦因之后来到莫高窟的是法国伯希和考察团。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早年在法国政治科学学院、东方语言学院等处学习,1899年在越南的河内学习并供职于印度支那考古学调查会,即法兰西远东学院,在22岁时由于他在汉学方面的天才表现和特殊贡献,于1901年受聘为法兰西远东学院的教授。

  1905年“中亚与远东历史、考古、语言及人种学考察国际协会”法国分会会长色纳尔(Emile Senart)委任伯希和为法国中亚探险队队长,与测量师瓦扬(Louis Vaillant)和摄影师努瓦特(Charles Nouette)一起组成考察团。1906年正式开始“探险与考察”。

  伯希和率领的法国西域科考探险团一行于1908年2月25日抵达莫高窟,5月27日离开莫高窟返回敦煌。在莫高窟期间,他们对所有洞窟进行编号、测量、拍照,并抄录各种文字题记,对大部分洞窟作了详细的文字记录,同时拍摄了大量照片。由于伯希和通晓汉语,深谙中国古典文献,很快取得了王道士的信任。伯希和在将藏经洞中的遗物全部翻阅一遍后,选出并掠走了其中质量优良、最具学术价值的文献、绢画等一万余件。这批文物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和法国吉美博物馆。

  伯希和考察团对莫高窟进行了有史以来首次全面而详细的考察活动,包括对洞窟内外景进行了第一次系统地摄影记录。专业摄影师夏尔•努埃特拍摄了440张玻璃干版和胶片,这些底片现在保存于法国吉美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Guimet)。1914-1924年巴黎Paul Geuthner出版了六卷本《LES GROTTOES DE TOUEN-HOUANG》(《敦煌石窟》)图录,共涉及莫高窟108个洞窟,总计399幅照片。


伯希和肖像-1906年5月5日


伯希和考察团成员-1906年7月15日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清政府于发给伯希和的护照


莫高窟北区全景-1908


莫高窟大佛殿(现九层楼,第96窟)-1908


莫高窟前外景-1908


伯希和法国西域科考探险团在莫高窟-1908


莫高窟南区外景-1908


46窟南壁佛龛-1908


71窟北壁-1908


103窟(已不存)-1908


395窟志公和尚(已不存)-1908


459窟塑像(已不存)-1908


莫高窟第220窟南壁-1908年


在莫高窟做法事的僧侣-1908


莫高窟中寺门前的马车-1908年


莫高窟中寺前院-1908年


莫高窟上寺门外-1908年


莫高窟中寺大门-1908年


莫高窟农历四月八中寺门前的庙会-1908年


莫高窟上、中寺前-1908年


莫高窟农历四月八大佛殿前的马车-1908年


农历四月八莫高窟的信众-1908年


莫高窟农历四月八的信众-1908年


法国西域科考探险团与敦煌百姓在莫高窟中寺门前-1908年


伯希和笔记


伯希和在藏经洞-1908


伯希和所做莫高窟编号和位置的笔记-1908年

 

来源:敦煌石窟公共网


2015-11-18 19:26:50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