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藏敦煌绘画品

                     王惠民
文章点击:
  堪萨斯纳尔逊美术馆(Nelson Gallery)成立于1933年, 1983年与艾金斯博物馆(Atkins Museum)合并,称纳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4525 Oak Street,Kansas City, MO 64111。www.nelson-atkins.org),是美国最着名的博物馆之一。馆藏特色之一就是中国文物丰富,龙门石窟宾阳洞的《帝后礼佛图》、北魏线刻孝子图石棺、山西广胜寺元代壁画(高7.1、宽14.8米)等就收藏在这个博物馆。
  该馆藏有一件敦煌文物,正面为写经、背面为画稿,高26、长141厘米,馆藏号是51-78号。正面写经75行,始“不颠倒,以不倒故,知字知义,若”止于“知,旧病亦尔,不别诸病悉与……/囗成于字……/……言……”,知是昙无谶译《大般涅盘经》卷2“寿命品”。从馆藏号看,是1951年入藏的。外包装宣纸上写有“敦煌残卷”等字,并贴有“帝室博物馆”专用标签,标签“出品”一栏上写“田中丰藏”,“名称”一栏写“六朝经,纸背戏画”,“作者”一栏写“残卷一卷”,可见这件文物来自日本,田中丰藏(1881-1948)是日本着名学者,精于宋元绘画,也爱好收藏,曾任东京国立文化财研究所第三任所长。(东京)二玄社1964年出版他的文集《中国美术の研究》,其中第461页收录他为1935年“京城帝国大学法文学部开学十周年记念展”写的3件展品说明,第一件即是这件敦煌文物,并附有图(画稿开头之一男供养人头部、一菩萨立像),云:“敦煌出《大般涅盘经》残片,纸背有佛像,田中丰藏君藏。北凉昙无谶译《大般涅盘经》(卷第二),初唐(第七世纪)写本,存三纸半。背面佛像晚唐人(第九世纪)所绘。”这件画稿在他死后不久就流入美国,想是家人卖出。此画稿在纳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出版的历年《藏品手册》上可见,如1959年出版的《Handbook of the Collections in the William Rockhill Nelson Gallery of Art and Mary Atkins Museum of Fine Arts》第195页,刊布前面部分;1993、2008年出版的《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A Handbook of the Collection》312页、332页,刊布后面部分。虽然都不全,但将这几本图录结合起来可以看到全貌,该馆网站也有此画稿全图。
 
 
 该文物正面写经年代,田中丰藏定为初唐,大致可信,但与现存隋代写经书法比较一致,或可将这件写经定在隋代。
  背面画稿内容较多,右起:
1、男俗人头像。戴软脚幞头,有须,镇定远视之神情;
2、菩萨立像。有头光,左手横置胸前,似持莲(简略),右手屈肘外伸,不持物(简略,没有画出手掌);
3、说法图。画一楼台,一佛结跏趺坐说法,身后二侧各画一宫殿;二菩萨(佛?)结跏趺坐于佛的前方二侧。佛前有一乐伎,正在挥舞长巾,两侧为乐队,右侧二乐师,一吹竖笛一弹琵琶,左侧三乐师,一弹箜篌一吹横笛一弹筝。
4、二菩萨头像、一俗人头像、二只手、二只眼睛。画二菩萨头像,右侧菩萨下方画一只手(右手),不持物,菩萨头冠旁画二只眼睛。左侧菩萨上方画一俗人,较瘦,有胡须;下方画一人物五官(没有轮廓),圆目怒睁,似为天龙八部之一;此菩萨前面画一手(右手)。
5、佛(药师佛)一菩萨。佛结跏趺坐,左手上举作说法印,右手托钵。菩萨略呈交脚坐,为常见胁侍菩萨坐姿。
  第三组图像较有可能是西方净土变,第五组图像则是表示药师佛说法。这件画稿位于佛经的背面,显然是画工利用废弃的佛经画了这些图像。一些图像没有完工,只画头像、一只手等,甚至有的人物只画了五官,没有画头部轮廓。所以我们推测这份画稿应该是画工随意练习之作,不是壁画的正式粉本。
  关于画稿的年代,田中丰藏认为是晚唐,从第1组画面供养人着软脚幞头、第4组画面菩萨形像与手势等看,此说有理。
 
(文、图/王惠民)
 

2013-07-03 23:43:30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