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藏敦煌绘画品

                     王惠民
文章点击:
  弗利尔美术馆收藏有3件敦煌文物:上世纪三十年代入藏的乾德六年水月观音、于阗公主供养的地藏像,八十年代入藏的隋代《涅盘经》写经。其中《涅盘经》写卷没有正式发表,另2件绘画品比较有名,均有发表。3件文物图片均可在该馆网站(www.asia.si.edu)上检索到。
 
一、水月观音像
  馆藏号30.36号,高107、宽59厘米,绢画。这是很有名的一件敦煌画:藏经洞发现不久,王道士将它送给敦煌县令汪宗翰,汪在1904年送给甘肃学台、着名金石学家叶昌炽,事见叶昌炽《缘督庐日记》。而后转入福州梁氏之手,再转入浙江吴兴蒋汝藻之手,而后流落日本、纽约,最后弗利尔美术馆从纽约购买。1919年王国维曾为蒋氏编图书目录而得见,着《曹夫人绘观音菩萨像跋》。从弗利尔馆藏号看,此画于1930年购入。该图发表较多,较清楚的有该馆1976年编印的《 Masterpieces of Chinese and Japanese Art: Freer Gallery of Art Handbook》第45页。日本讲谈社出版的英文(出版年月不详)《The Freer Gallery of Art》(I)“China”卷第34图。
  主尊水月观音结跏趺坐,化佛冠,左手持净瓶,右手持柳枝,榜题“南无大悲救苦水月观音菩萨”,下方两侧各一身供养菩萨,榜题均为“持花供养菩萨”。此画下方有一篇基本完整的《绘观音菩萨功德记》,尾署“于时乾德六年岁次戊辰五月癸午朔十五日丁酉题纪”,时为968年。榜题两侧各有供养人2身,左侧第一身为“慈母娘子翟氏一心供养”、身后是翟氏子曹延瑞的夫人,题“小娘子阴氏一心供养”;右侧第一身是当时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944-974年在位)之女延鼐“女小娘子延 鼐一心供养”、第二身是“节度行军司马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兼御史大夫上柱国曹延瑞供养”。据《功德记》正文,此为曹元忠夫人为延瑞夫人“难月”启愿之功德画。此画没有节度使曹元忠之像,很是奇怪。马德《散藏美国的五件敦煌绢画》(《敦煌学辑刊》1999年第2期)有介绍与录文,但录文需要核对,如把“南无大悲救苦水月观音菩萨”录成“南无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脱“水月”、衍“世”。正文也有许多错漏,不能用,如把第一行“与愿了难,思慈普拯”录成“焉难思慈囗普极”,不堪卒读。重新校录于下:“绘观音菩萨功德记。窃以弥陀上足,号观音,与愿了难,思慈普拯,分形种类,救苦患于三途,现化多门,拔幽趣于六道,是施无畏者,急难消除。有诸虔诚画绘者矣,即有我娘子以(与)司空为新妇小娘子难月之谓也。伏以司空星辰降瑞,江海呈祥,役紫毫而八体宛然,弯素月而六钧有翼。遂乃发一心愿,敬画真容,具相严(俨)然,丹彩已就。伏愿娘子以(与)司空承斯缘善(善缘),福祚寿松柏之年;小娘子共以(与)郎君赖此胜因,禄宠等龟鹤之载。然后合枝九族,玉叶一宗,咸承善缘,齐登觉路。于时乾德六年岁次戊辰五月癸午朔十五日丁酉题纪。”
 
二、地藏菩萨像
  馆藏号35.11号,高106、宽58厘米,绢画。此也王宗翰送给叶昌炽之物,后来也大致一并流传,但从弗利尔美术馆的馆藏号看,是在1935年入藏该馆的。此图发表很少,仅见荣新江1997年发表的《叶昌炽——敦煌学的先行者》一文。
  主尊地藏侧身半跏坐,披帽,左手托宝珠,右手外伸(画得很别扭,这恐怕是很少有刊物愿意发表这张图的原因),右上角题“南无地藏菩萨”,下面还有“忌日画施”四个小字。右侧是金毛狮子、道明和尚,道明的上方榜题“道明和尚”;左侧站立执锡杖的武士,上方榜题“五道将军”。下方主榜题已经漫漶,主榜题左侧画一菩萨结跏趺坐,无榜题;主榜题右侧画一女供养人二侍从,榜题“故大朝大于阗金玉国天公主李氏供养”。此李氏是于阗国王之女,嫁给归义军节度使曹延禄,据榜题,此时已卒,这件绢画为忌日施画,卒年不详。马德《散藏美国的五件敦煌绢画》有介绍,但他认为“李氏去世时间当与曹延禄被其侄曹宗寿威逼自杀的1002年相近,故此画的绘成时间当在1003年前后的一个李氏忌日。”没有资料提到李氏与曹延禄同时去世,此说无据。
  附记:该馆在1982年购买一件隋代《涅盘经》写经,首题“大般涅盘经迦叶菩萨品第十二”,高21厘米、长达380厘米,馆藏号为F1982.2号,书法柔丽,正是北朝向唐代转变期的书体。
 
 
(文、图/王惠民)
 
出处参考:http://www.foyuan.net/article-340869-1.html

2013-06-22 15:00:38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