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赛克勒博物馆藏敦煌绘画品

                     王惠民
文章点击:
  哈佛大学有许多博物馆,其中艺术博物馆由福格艺术博物馆、布斯驰·莱辛格艺术博物馆、亚瑟·赛克勒艺术博物馆组成,馆藏文物27万余件。哈佛大学的敦煌资料包括敦煌文物、华尔纳拍摄的敦煌照片二部分。敦煌文物藏在赛克勒博物馆,主要来自华尔纳,而后陆续入藏一些,共计壁画11块、塑像2件、绢画2件、麻布画1件、纸画1件、写经1件。
  对这批敦煌壁画进行较细致调查的是秋山光和、王冀青,前者在《唐代敦煌壁画--福格美术馆所藏残片》(《佛教艺术》第71号,1969年7月)一文中记载了11件壁画的馆藏号,并比对出5块壁画(320窟2块、323窟2块、329窟一块),后来又继续调查并发表《敦煌壁画研究新资料》(《佛教艺术》第100号,1975年2月),新核对出5块壁画(321窟2块、329窟1块、335窟2块,推定1924.46号可能也在335窟)。后一文有刘永增译文(载《敦煌研究》试刊第2期,1982年)一文,秋山光和没有调查绢画、写经。此后,王冀青、莫洛索斯基发表《美国收藏的敦煌与中亚艺术品》(《敦煌学辑刊》1990年第1期),提到敦煌壁画10块(应为11件)、彩塑2件、绢画1件(应为3件)、写本2件。壁画情况大致明了,3件绘画品介绍如下。
       
 
  一、观音立像幡。馆藏号1925.12号。高95.3、宽61.8厘米。华尔纳1925年探险所获。王冀青文章未及。从未发表。图像清晰,观音右手持幡,两侧各站立一男俗人一女俗人,观音脚踩从一侧飘下的祥云,似乎乘祥云来迎接亡者,与引路菩萨类似,当为某人为亡父母祈福而造。上端保留完整的原始系带,有助于了解幡的使用情况。
  二、十二面六臂观音经变。馆藏号1943.57.14号。高97.5、宽62.6厘米,绢画。
  1943年Grenville L.Winthrop捐赠。有宋雍熙二年(985)纪年。王冀青文章提到此件。见1986年出版的《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收藏品手册》第24图( Harvard University Art Museums,  A Guide to the Collections)。马德《散藏美国的五件敦煌绢画》有录文(《敦煌研究》1999年第2期)。藏经洞发现的主尊观音两侧画救苦救难的观音经变绢画比较多,救苦救难的榜题经文来自《法华经》,所以多数主尊是显教观音,此图用密教观音来取代显教观音,是当时佛教图像的一个特点。
  下部中央的发愿文比较重要,录如下:
  绘观音菩萨功德纪。窃闻化形六道,拔苦千端,拔八难之沉沦,回三途之没溺,有求必应,无愿不从,改危厄而与安宁,转祸祟而为福佑。慈悲之力,莫可言焉。愍济之方,岂可测矣。粤有清信佛弟子、衙内长、郎君宗寿,天中正气,神假奇灵,恢伟之貌堂堂,朴略之才侃侃。莫不拾弓取满,六钧七札而不亏。说礼论书,五德三端而具晓。可谓虎豹之子,文采迥然,鸾凤之姿,祯祥自异。故能情崇福善,精敬佛僧,道芽秀茂于心源,信水溢流于意地。忽想有故圆满大师,世姓张氏,合世弥仰,命笔丹青,幰绘斯像,发敬供养。真容合彩,福利周圆。先愿社稷安宁,佛日兴显,众生离苦,八难速除。一心念号于观音,百劫超生于觉路。纪矣。于大宋雍熙二年乙酉岁十月壬寅朔十九日庚申题纪。
  三、弥勒说法图。馆藏号1943.54.1号。高175、宽115厘米,麻布画。1943年Grenville L.Winthrop捐赠。有五代天福十年(945)纪年。王冀青文章未及。1972年,笹口玲在《亚洲艺术集刊》(Achive of Asian Art)第26卷发表《佛格美术馆藏一件纪年敦煌绘画》( sasaguchi,Rei, A Dated Painting from Tun-huang in the Fogg Museum),对此说法图有研究。马德《散藏美国的五件敦煌绢画》有录文(《敦煌研究》1999年第2期)。伯希和所劫绘画品中也有一件弥勒说法图(EO.1135),时代接近,为天福五年(940),可资比较。
  四、纸画说法图。1967年Anonymous捐赠,馆藏号1967.30号,高15、宽14厘米,纸画。主尊为倚坐佛,左手托钵,右手上举说法,二侧各跪一弟子,下方画二力士。右侧榜题“第五奉请赤声金刚能施一切众生光明”。
  其中的发愿文比较重要,录如下:
  永宁坊济北创建功德记。窃以应诞释氏,传方教流,十方之极,如来出现,敷演一切。是以开八万之法门,玄朱三千之世界。所以慈颜张(长)生,比合将(于)十地,真人来归,利育人民,化风尧之本赴。今则有清信佛弟子李恒安、弟安信、留安、富定等发心敬绘大圣弥勒佛一躯并侍从。先奉为国安人泰,社稷恒昌,亡过先代,灵魂承生净土,永在西方净域,愿值龙华之会。次为见存合家诸(枝)罗,保愿平安,清受延龄之福。远近庄饰,来往无滞亭(停)。今因启愿,永充虔诚,一心供养。于时天福拾年乙巳岁七月六日题。
  该馆还藏有2件敦煌写经,目前可以确定《法华经》来自敦煌,华尔纳第一次考察购买,另一件需要重新确定。《法华经》馆藏号1924.72号,高25.6、宽232厘米。初唐写本,但少数行字数有16、18字者,也有漏字者,当非写经生所写,而是信徒所写供养经。首题:“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廿五”,尾题:“观音品经一卷”。未发表。另一件是《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三十五品,馆藏号1924.71号。高23.1、宽612.1厘米。卷首有“法会因由分第一”,但此后并无“分”名。尾题4行,下部缺失:“大业四年弟子吴法意因亡夫(下缺)……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卷二月(下缺)……敬(下缺)……曹公意写。”王冀青记为:“断代:隋朝。来源:1925年第二次福格中国考察队购自途中。”现在从照片看,此件写经既不是隋代的,也不是敦煌出的,疑是赝品。发表:似未发表。
 
(文、图 /王惠民)

出处参考:http://www.foyuan.net/article-340879-1.html

2013-06-14 11:36:35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