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吐鲁番研究》第十八卷出版

                     
文章点击:

饒宗頤先生紀念專號——《敦煌吐魯番研究》第十八卷

 

201826日,饒宗頤先生以101歲高齡仙逝近日出版的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機關刊物《敦煌吐魯番研究》第十八卷闢爲“饒宗頤先生紀念專號”,敦煌學界各位同仁或撰專文紀念,或以深入考論研究,向本刊主編、享譽海外的學界泰斗和書畫大家饒公表達無限敬意與哀思!

 

 

 

   

卷首語 /郝春文(1

紀念文

追憶饒宗頤先生的敦煌緣/ 樊錦詩(1

重温饒公五信/ 柴劍虹(5

鑒千秋三致意   參萬歲一成純——深切緬懷饒公選堂先生 /王素(11

選堂先生與敦煌的兩件往事/谷輝之(21

饒宗頤先生敦煌吐魯番學論著目録/鄭會欣 王鵬(33

 

考古撼大地   文獻理遺編——紀念宿白先生/榮新江(57

篳路藍縷   學林馨香——淺談金維諾先生的學術貢獻和教育思想/邵軍(63

陳國燦教授簡歷(附論著目録)/ 劉安志(73

唐耕耦先生著述要目 /劉波(87

金維諾先生敦煌學論著目録 /本刊編輯部(91

王卡先生敦煌學論著目録/ 張鵬(97

論文

兩宋《五來子》曲與西域摩尼教淵源探——紀念選堂先生名作《穆護歌考》發表四十周年/林悟殊(99

萬迴神異傳説與萬迴信仰——以敦煌文獻爲中心的討論/楊明璋(117

 

關於敦煌吐魯番出土的“王言” /孟憲實(135

絲綢之路與唐西州經濟研究述略 /裴成國(153

法藏敦煌文書 P.2539v校注與研究/ 楊寶玉 吴麗娱(171

敦煌本杜友晉《書儀》與《五杉集》之比較研究——以凶書儀中的“五服圖”爲討論中心 /王三慶(213

敦煌佛教疑僞經疑難字詞考釋 張小豔(247

釋敦煌本《啓顔録》中的“落 ? / 鄧文寬(261

 

石汗那的嬰兒——新疆博物館藏一件新出于闐語案牘/段晴 侯世新 李達(265

公元6世紀末至8世紀初于闐《大品般若經》圖像考——和田達瑪沟托普魯克墩2號佛寺兩塊“千眼坐佛”木板畫的重新比定與釋讀 /張惠明(279

“彼岸”之旅:佛教朝聖和于闐緑洲的旅行物 /富艾莉( Erika Forte)撰 朱麗雙譯(331

敦煌新樣文殊造像中的于闐國王像研究 /張小剛(357

于闐皇室與敦煌涅槃寺 /郭俊葉(399

憍賞彌國法滅故事在于闐和吐蕃的傳播(文獻篇)/劉屹(425

《阿羅漢僧伽伐彈那授記》譯注/朱麗雙(453

梵語、于闐語及漢譯賢劫千佛名研究———兼與敦煌寫本做比較/ 范晶晶(483

公元7-11 世紀胡藥硇砂輸入中原考/李昀(583

 

敦煌五臺山圖的分期———敦煌五臺山信仰研究之二/趙曉星(603

 

敦煌文書 P.2704 “一七”、“二七”之釋讀及相關問題/趙鑫曄(619

散藏敦煌本《金剛經》綴合研究/羅慕君張涌泉(633

敦煌本《大般若經》殘卷及背面胡語文獻綴合研究/ 徐浩(671

書評論文

經典是怎樣煉成的——重讀《中國5-10世紀的寺院經濟》 /郝春文(687

 

《敦煌吐魯番研究》第1-17卷分類目録/ 劉屹編  林一翀續編(695

《敦煌吐魯番研究》作者人名索引(第1-17卷)/林一翀(715

 

新書目/常藎心(727

《敦煌吐魯番研究》稿約 (738

稿件書寫格式 (739

 

卷首語/郝春文(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會長)

201826日,本刊主編、享譽海内外的學界泰斗和書畫大家饒宗頤先生以101歲高齡仙逝。 噩耗傳來,本刊及國際敦煌學界的同仁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和哀思之中!

饒宗頤先生博學多才,在傳統經史研究、考古、宗教、藝術、文獻整理与研究等多個

學科均有重要貢獻,在書法和繪畫創作等方面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在當代國際學術界享有崇高聲望。

在敦煌吐魯番學研究方面,饒先生也在多個領域取得了重要成果。 他還不遺餘力地提攜中青年學者。很多大陸的中青年學者被他邀請到香港從事學術研究,這些學者後來成爲大陸敦煌吐魯番學界的骨幹力量。

他大力推動敦煌吐魯番學術成果的出版工作,很多中青年學者的著作被納入他主編的叢書中出版。 本刊也是在饒先生直接推動下創辦的。1994年,北京大学榮新江教授訪港期間,饒先生商定,把原本由中華文化促進中心資助《九州學刊》敦煌學專號的經費,轉到北京,單獨辦一份《敦煌吐魯番研究》專刊。1995年,榮新江在季羨林、周一良和饒宗頤等先生支持下,和北京的一些朋友謀劃創辦了《敦煌吐魯番研究》,以書代刊。 該刊於1996年正式出版,季羨林、周一良和饒宗頤三位先生任主編,榮新江主持編輯部工作。

需要説明的是,季羨林、周一良和饒宗頤三位老先生雖然是《敦煌吐魯番研究》雜誌的主編,但並不過問具體的審稿和編輯工作。 約稿、審稿均由編委會負責,具體的編輯工作則由編輯部負責。 前六卷(1996 2002年)的編輯工作由榮新江主持。2004年以後,由我以編輯部主任的身份主持雜誌的編輯工作,編輯部也由北京大學移到了首都師範大學。

本刊的三位原主編雖然不過問刊物的具體事務,但如季先生的學生王邦維教授所言,季羨林先生、周一良先生和饒宗頤先生等三位主編“作爲我們學術和精神的導師,對於《敦煌吐魯番研究》,一直給我們鼓勵和指導”。 周一良先生和季羨林先生去世以後,作爲本刊的最後一位創刊主編,饒先生仍一如既往地支持本刊的編輯和出版工作,還一直通過香港饒宗頤學術館等機構爲雜誌的出版提供經費支持。

可見,没有饒先生的大力推動和長期支持,就不會有《敦煌吐魯番研究》雜誌的創刊及其後來的發展。 飲水思源,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饒宗頤先生對敦煌吐魯番學研究和本刊的創建、發展做出的巨大貢獻。 爲了紀念饒先生,編委會決定將本卷辟爲“饒宗頤先生紀念專號”,這個倡議得到了國内外敦煌吐魯番學界的大力支持。 所以,本卷第一組文章爲紀念文和“饒宗頤先生敦煌吐魯番學論著目録”。

去年是國際敦煌吐魯番學界巨星接連隕落的年份。 饒宗頤先生之外,謝和耐先生、宿白先生、金維諾先生、王克芬先生、唐耕耦先生、陳國燦先生、王卡先生等也先後駕返道山。 爲紀念這幾位先生,本卷組織的第二組文稿或爲紀念文、或爲去年去世的學者有關敦煌吐魯番學研究的論著目録。

饒宗頤先生去世以後,編委會推舉我爲本刊新任主編,編委會和編輯部也做了改組,增加了一批中青年學者。 我深感肩上的擔子很沉重,責任重大。 我深知,饒先生等老一輩離開造成的空白是難以彌補的。 無論學識、胸襟還是眼界,我們對饒先生等先輩都只能是“高山仰止”。 但新陳代謝是我們無法抗拒的自然法則,老一輩通過燃燒自己點亮了我們,我們就要努力把自己這一棒跑好,把先輩鍾愛的敦煌吐魯番學的薪火一代一代地傳下去。

我們深知,只有把敦煌吐魯番學不斷推向前進,把《敦煌吐魯番研究》辦得更好,纔是對饒先生等先輩最好的紀念。 爲此,本刊將繼續實行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辦刊方針。 所謂面向世界,就是把本刊辦成全世界敦煌吐魯番學研究者發表具有原創性新作的園地。 所謂面向未來,就是注意扶持新苗,在保證稿件質量的前提下向青年學者傾斜,向處女作傾斜。我們真誠地歡迎國内外研究者特别是青年學者踴躍賜稿!

爲保證刊物的品質,本刊將繼續實行編委會制,即由編委會集體討論確定約稿、審稿和用稿等事宜。 編委既有審稿和參與確定稿件取捨的權利,也有組稿和撰稿的義務。希望通過我們大家共同的努力,把刊物越辦越好,以告慰饒宗頤先生的在天之靈!

 

2019 2月於海南五指山下

 


2019-04-25 13:39:24
    
责任编辑:陈丽萍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