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釋録》第一卷修訂版說明

                     郝春文
文章点击:

《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釋録》第一卷於二○○一年由科學出版社出版。由於經費方面的原因,自第二卷以後的各卷改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現在已經出版了十五卷。這樣,只有第一卷和其他各卷出版社不同,開本的大小和顏色也不一樣,放在一起,反差較大。近二十年來,敦煌文獻整理和研究進步很大,也有一些針對第一卷的釋文進行討論的論文,我們的整理細則也發生了一些的變化。這些因素促成了編纂第一卷修訂版的計劃,修訂版改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這樣整套書的出版社、開本、設計樣式和顏色也就都統一了。此次修訂,增加了一些漏收的文書、補充了一些可以綴合的文書、吸收了近二十年學術界的硏究成果,所有文書都按最新的細則重新整理。所以,這個修訂版,其實等於重做,篇幅也增加了三分之一左右。

藉此機會,我想把第一卷出版後的一些情況也向讀者略作說明。

本書第一卷出版以後,這個課題於二○○四年獲得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的資助,二○○五獲得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重大課題資助。二○一○年,又被列爲第二批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這是國家社科基金首次面向基礎研究領域以公開招標的形式確定重大項目,也是我校和敦煌學領域的第一個國家重大課題。此外,本書各卷的出版都得到了國家古籍整理出版專項經費的資助。我們課題組成員對全國社科規劃辦、國家古籍整理出版領導小組、上海市社科規劃辦以及參與評審的專家都充滿感恩之情,這些資助保證了我們的課題得以在高質量的前提上不斷推進。爲解決文書整理遇到的難題,課題組利用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資助的經費,曾在二○一二年、二○一四年和二○一六年三次組團赴英國倫敦英國國家圖書館查閱敦煌文書原件,辨認出了很多在國內因黑白圖版模糊不清而無法辨識的文字和朱筆校改,極大地提高了本書的質量。

爲了保證編纂質量,獲得國家重大項目資助以後,我們課題組的工作模式和程序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一是自二○一一年二月開始舉辦硏讀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的讀書班,每周一次,讀書班的成員爲課題組成員和相關專業的在讀硏究生。讀書班是以大家集體會讀某件文書的方式,使參加者解並逐漸掌握整理文書的程序、體例和方法,同時解決整理工作中遇到的難題。通過這樣的訓練,課題組成員對於整理的體例、細則、方法都有了親身體會,這有助於保持課題最終成果的一致性,最大程度避免因眾手修書帶來的體例不一問題。讀書班的舉辦不僅對提高文書整理質量有很大的幫助,也培養了出土文獻整理人才。二是設立中心組。從二○一一年九月起,課題組設立了讀書班中心組,成員包括各子課題負責人及讀書班的骨幹成員。中心組成員的任務包括:第一,通讀各卷初稿,發現不合體例之處等各種問題;第二,將全部釋文核對一次圖版,找出問題。在中心組成員工作的基礎上,最後再由我統稿。中心組成員的確定引入競爭機制,採取動態方式,長期無貢獻者退出,讀書班中成績優異者可進入中心組。這樣一種方式,保證了課題組的人才來源,使每件被收錄的敦煌文獻至少經過六人以上人次的審讀,最大限度地減少了錯誤。

我們現在採用的編纂流程也比開始嚴密多了。第一道程序是由我確定各卷收録的文書,編成每卷的工作文本,並確定負責整理每件文書的責任人。二是各責任人按工作體例和細則對所負責的文書重新整理,其中包括依據文書圖版核對釋文,並將新的整理稿交我審查。三是由我對各責任人交來的每件文書逐一進行審查,指出不合體例和整理細則的之處,退還給責任人進行修改。責任人按我修改意見修改後再將文本交給我。四是由我統一將各責任人整理的文稿經再次審查修改合格後提交中心組進行審讀。中心組成員審讀後將對每件文書的具體意見返還各文書的責任人,由各文書的責任人彙總中心組成員的意見,並提出初步處理意見交我。我則對中心組成員的每條意見採納與否進行裁決,或提出新的處理意見。各責任人再按我的意見整理出各件文書新的清本。五是將新的清本提交編委審讀,編委的意見返還後,由某位課題組成員彙總並提出初步處理意見交我裁決,並依據我的裁決整理出交付出版社的清本。六是逐字審讀出版社的二校樣。二校樣審讀分為課題組成員審讀和我的單獨審讀,課題組成員的任務一是通讀二校樣,二是將校樣的釋文與文書圖版再核對一次。我的任務則是逐字審讀二校樣。最後由我再次裁決課題組成員審讀的結果,並把裁決結果和我審讀的結果整合在一起,交付出版社改正。整個流程包括六道程序,至少要將釋文與文書圖版核對四次以上,經我統稿四次以上。這樣嚴密的程序應該說對提高書稿的質量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別是中心組審讀書稿,現在已經成爲本書編纂的中心環節,每卷書稿中心組成員都會提出大量的質疑和討論,我們中心組對各卷問題討論的記錄,其總字數都超過了各卷實際出版的字數。

本項目的階段性成果採用繁體豎排的格式出版,書中使用了很多特殊格式和符號,所以編輯工作難度很大。近二十年來,先後有科學出版社的閆向東、孫莉、黃文昆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的雁聲、張敏、陳振藩、宋月華、山川、魏小薇、李建廷、王曉燕等編輯爲出版此書付出了辛勤的勞動。如果沒有這些責任編輯兢兢業業的細緻工作,本書的出版質量就無法達到現有的水平。我們課題組成員對各卷的責任編輯都充滿感激之情。首先應該感謝科學出版社的閆向東,他是主動找到我,提出由他們出版社出版這套書。當時黃文昆先生剛剛退休,被科學出版社聘任,本書的編排版式是由黃先生確定的,這樣的版式後來被社科文獻出版社所沿用。由於我不能承諾提供出版資助,本書的二、三卷書稿的出版遇到了困難。是社科文獻出版社的雁聲編輯主動找到我,說他們出版社可以不要出版補助。她還說出版社不能用有社會效益和傳承文化的著作來賺錢。她的見識和誠意深深地打動了我,於是從第二卷起本書就改由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了。從二○○六年起,本書的出版策劃改由人文分部主任宋月華女士負責。十多年來,現在已是人文分社社長的宋女士一直支持本書的出版工作。爲編好這套書,人文分社先後引進了兩位熟悉古籍整理的編輯。

爲各卷書的編纂付出辛勤勞動的還有本書的編委。編委的任務是在課題組完成初稿後通讀一遍書稿,提出修改意見。雖然各位編委都是忙人,但我們每卷給編委限定的審讀都只有一個月時間。多數情況下編委都能在限定時間內退還書稿,並能提出很好的修訂意見。編委審讀對提高各卷的書稿質量具有重要作用,我們課題組成員對編委的支持和幫助也會永遠銘記於心。

作爲項目的首席專家,我還應該感謝所有參與過這個項目的課題組成員,包括史睿、劉屹、朱俊鵬、張華宇、金瀅坤、趙貞、周尚兵、陳于柱、游自勇、聶志軍、董大學、宋雪春、王曉燕、杜立暉、趙晨欣、韓鋒、王秀林、李芳瑤、侯愛梅、張鵬、武紹衛、王蘭平、趙玉平、王義康、么振華、石冬梅等。所以要用『所有參與過』這樣的表達方式,是因為課題組的成員實際上是流動的,不斷有人退出,又不斷有人加入。以上名單是按出場先後排列的,有的人負責的部分尚未出版,所以實際上尚未出場。這些人在整理工作中的貢獻差異很大,有的只參加過幾件文書的整理,有的則協助我完成過兩卷甚至更多的工作。課題組成員絕大部分是我的學生,其中有十幾位是以博士後的身份參加這項工作的。讓這麽多年輕人參加這項工作,一方面是因為這個項目工程浩大,個人難以獨立完成;同時也有培養人才的考慮,希望後繼者能夠成長起來,逐漸接替我的工作,使我能夠逐漸超脫直至最後淡出。但至少到現在,我的願望尚未實現,至今我在課題組中仍處於中心地位,仍是唯一參與各卷全部流程的編纂者,仍需要每卷統稿四次以上。倒是我的學生們,不少人在當了教授、副教授以後就逐漸淡出了。雖然如此,我還是要感謝這些年輕人。大家能有合作的機會就是緣分,我還是十分珍惜這樣的緣分的。雖然我經常用『靡不有初,鮮克有終』來激勵剛加入這個項目的學生,但對他們的陸續淡出其實我也是能夠理解的。在當今的評價指標體系中,耗費大量時間整理敦煌文書和在權威期刊發表論文,孰優孰劣是很清楚的。我自己在最近二十年寫得論文就很少,很慚愧還搭上了很多學生的寶貴光陰。當然,我也並不認爲我帶領一群學生在做犧牲。這個問題說到底還是個價値取向和價値認知問題。現在的學術評價體制具有很強的短期性和功利性,不利於青年人安心創作無可替代的原創性成果。因為創作這樣的成果往往需要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一生的不懈努力。所以,我希望我們的青年學者能在一定意義上超脫目前的評價體制,以“為往聖繼絕學”的志向從事學術研究。多想想你能在學術史上留下些什麼?你的成果過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萬年還會不會有人參考!至少在我看來,在所謂權威核心期刊發表的論文在五十年或者一百年後還有沒有人看是需要歷史檢驗的。但我們這套書,我可以肯定,即使過一萬年,只要人類還存在,只要歷史學還存在,就一定會有人看的。這就是我能在諸多學生離我而去,還能堅持下去的原因。我是以鍥而不捨、堅韌不拔、百折不撓的精神來從事這一神聖事業的!不管別人如何,我已經是過河的卒子,只能向前了!

雖然我從事敦煌文獻的整理和硏究已有三十多年,卻越來越感到這項工作是無底洞,我們掌握的知識和信息遠遠不能滿足整理和硏究工作的需要。所以,三十多年的歷練並未讓我達到駕輕就熟的境界,反而更加感到從事此項工作永遠要保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臨大敵、戰戰兢兢的谨慎态度,稍有不愼,就會留下遺憾甚至錯誤。

即使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由於此書涉及的領域十分廣泛,再加我們的水平有限,所以在釋文、說明、校記中仍難免會存在錯誤、缺點和不足,我們仍然一如既往地期待著讀者的批評和幫助。

  二○一八年一月於北京


來源:《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釋錄》第一卷修訂版,上下冊,社科文獻出版社,20186月;又載2018敦煌學國際聯絡委員會通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6月。


2018-07-22 23:46:31
    
责任编辑:陈丽萍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唐史学科主办